他们在医院工作,专门给病人“开后门”


他们在医院工作,专门给病人“开后门”

2020-12-01 22:09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武汉儿童医院的医务社工将正在住院的有认知障碍的孩子带到公园,让他们感受秋天。任军提供
  长江网12月1日讯(记者田巧萍)在武汉地区的一些医院,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会自动找上需要的病人,代替病人与医生沟通,请求医生关照某些特殊病人,更会专业地帮病人解决社会、心理、经济问题,给住院病人提供生活和心理的照顾。
  被帮助过的病人称他们为“亲人”,病房的医生护士则视他们为自己的贴心助手。
  他们是医务社工,全称叫医院社会工作者。
  一次查房,她成为两个患儿的“远亲”
  11月30日,星期一,上午。
  武汉市儿童医院医务社工任军来到20楼神经内科病房,戴上与医生护士不同的花帽子,开始查房。
  武汉儿童医院医务社工任军正在查房,花帽子是她不同于医护人员的标记。记者田巧萍 摄
  任军的问题与医生查房时问的完全不一样——
  孩子的医保转来了没有?
  医生讲孩子的病情听懂了吗?
  家里有人吃低保吗?
  查到最后一间病房,任军走到39床旁边就闻到了一股臭味,床边站着一个右胳膊打着石膏被纱布吊起来的年轻男子。
  一问一答中,任军很快了解到,躺在床上的韩宝宝1岁2个月大,来自湖北大悟县,怀疑癫痫刚住进医院。孩子的妈妈智障,不能照顾宝宝,留在家里,打零工的爸爸前不久摔断了右胳膊和锁骨,家里经济条件不好。
  “我来链接资源,帮你们筹点钱可以吗?”任军的话,令韩爸爸有些意外,问清链接资源就是去找相关公益平台为他筹钱后,韩爸爸连连说:“谢谢!”
  任军找到护士长,跟她沟通韩宝宝的情况,护士长是20楼的助理医务社工。护士长告诉任军,韩宝宝的生活照顾她们会承担起来,病房里的护士早晨已经给韩宝宝带了几套衣服过来。
  回到办公室,任军马上与湖北省慈善总会的志愿者联系,申请为韩宝宝发起众筹。对方答应下午就来病房核实情况,查验相关证件。
  一上午,任军一共看了25个住院患儿。除了韩宝宝,任军还记下了一个需要心理帮助的孩子——21床,来自监利的11岁留守儿童丁小丫(化名)。
  丁小丫10个月大时,父母便去了广东打工,她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现在因为患有癫痫住院。妈妈向任军讲了丁小丫近年来出现的另一个问题——自残。
  任军认真记下丁小丫的问题,安慰焦虑的丁妈妈:“解决心理问题就是我们医务社工分内的事。”
  任军打算给丁小丫做思维导图,通过画画让孩子说出不愿意与人讲的话,找到问题所在,再有针对性进行干预。“这个只能明天做了。”任军说,这两个孩子在住院期间,她会时时跟进,有什么问题,她就帮助解决什么问题。
  任军管理着康复科和20楼神经内科两个病区,这里的孩子,慢性病、复杂病比较多,她在查房时找出需要自己帮助的患儿。
  “房子不能卖,钱我们来想办法”
  6月7日,是43岁的江欣(化名)换瓣手术后的第3天,她的氧饱和度直线往下掉,命悬一线。
  “需要上ECMO抢救,你们同不同意?”江欣的丈夫张先生当即表示:“只要能救回人,我回去卖房子卖牛。”
  “牛可以卖,房子不能卖,我们来帮你一起筹钱!”医务社工周红萍坚决不准他卖房。
  6月2日,江欣住进武汉亚洲心脏病的第二天,周红萍就来对她进行首次例行探访,在后来的天天探访中,周红萍知道江欣的不幸。今年43岁的江欣,原来跟丈夫一起在广东打工,希望攒些钱盖个新房。留在家里的儿子不幸溺水身亡,她不得不再生了一个孩子,等到这个因为哥哥而出生的孩子能上幼儿园了,她又与丈夫出去打工。
  疫情前,夫妻俩带着攒的9万元回到老家广水,准备开年后翻修房子的。没想到,她病倒了——二尖瓣关闭不全,需要换瓣。
  “这个房子对这个家有特殊的意义,如果卖了,一家人连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了。”周红萍在接受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采访时说。
  6月7日,江欣紧急上了ECMO,10日撤机。这几天,周红萍为她从亚心医院的“爱心基金”找来2万元,在公益宝平台上筹来2万多,共4.5万多元帮助江欣渡过了难关。
  亚心医院医护社工的工作服领子是蓝色的。医务社工周红萍在向守候在ICU外的病人家属讲病人好转时,两人表情都很轻松。周红萍提供
  湖北省医院协会医院社会工作和志愿服务管理专委会主任委员、湖北省肿瘤医院纪委书记肖燕,在接受者采访时介绍,贫困病人因缺钱中断治疗或放弃治疗的情况,现在在湖北省肿瘤医院几乎没有了,一方面是因为国家的医疗保障加强了,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医院的医务社工及时为贫困病人链接到了社会资源,找到救命钱。
  湖北省肿瘤医院、武汉儿童医院和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是湖北省6家“医务社工示范医院”中的3家,据统计,湖北省肿瘤医院2019年为1169人次的病人筹集到了2940万元资金;武汉市儿童医院自2017年以来为3109人次患儿链接的社会救助资金达到6133万元;亚洲心脏病医院今年已帮助572位经济困难的患者渡过治疗难关。
  心理帮助,让“方舱”的男孩走出人生的阴霾
  19岁的张原(化名)2月10日作为新冠肺炎轻症患者住进了方舱医院。他不愿意跟人说话,拒绝治疗,情绪十分低落。
  湖北省肿瘤医院的邵医生无奈之下求助医院的医务社工曹李耘。
  曹李耘专门为张原制订了帮助计划,与他建立起关系,建立起帮助张原的社会支持网络,开展哀伤辅导分步骤进行。
  疫情防控期间情况特殊,沟通只能在网上进行。曹李耘发起对话,张原很少回复。曹李耘在张原的朋友圈看到他喜欢在购物平台“得物”上买东西,就专门下载了这个APP,终于找到共同话题,打开了张原的话匣子。
  2月17日,曹李耘了解到张原很担心家中无人看管的宠物,迅速联系了武汉市小动物协会,委托志愿者上门代为照顾宠物,这个举动大大缓解了张原的焦虑情绪。
  哀伤辅导是在网上进行的。曹李耘在微信群里为张原的爷爷组织了一场线上“追思会”,让所有人通过语音的方式倾吐心声。张原最后哭喊了出来:“爷爷,你说你要看到我大学毕业,看到我结婚,你还要抱重孙呢。可是你再也看不到了。你放心,我会争气的。”
  张原终于走出来了。
  在湖北省肿瘤医院社工部举办的“安宁疗护”小组活动上,一位晚期淋巴癌复发的病人吹起了葫芦丝。曹李耘提供
  “心理支持是医务社工的工作的核心内容。”肖燕介绍,目前我国医务社工承担起了七大职能:医患沟通、心理支持、链接资源、康复工作、医疗救助、社区健康、卫生应急。医务社工拓展了医疗服务的范围,全方位关注、关心病人,真正实现了把病人当“人”而不是当“病”的转变。
  家庭问题也是医疗问题
  一个人生病住院,尤其是重病人,医护、亲戚朋友的关注点大多在病人身上,很少去关注因为生病而出现的家庭问题。
  “其实陪护家属的问题也会影响到病人的正常治疗,这在过去被忽视了。”曹李耘说。
  10月的一个晚上,亚心医院社工周红萍接到一个电话,第二天就要手术的老李,在病房里大吵大闹,坚决不同意手术了。
  周红萍赶到病房,把老李请到谈话室,终于搞清楚了原因。原来老李的老伴是后来找的,一直在给她自己的儿子带孩子,这次老李要手术,老伴一直没有表态要来照顾他。老李自己的儿子如果请假来照顾,工作就会丢掉。
  “我就是手术了,没有人照顾我,那不是白做了?不如不做啊!”老李很无奈。
  周红萍找来老李的老伴谈心:“做夫妻多不容易啊,您现在照顾他,等他好了也可以跟您一起带孙子啊。”工作做了半小时,老李的老伴终于答应了,老李才放心地进了手术室。
  有些家庭问题影响了医疗,但临床医生要么不知道,要么知道了也无能为力。医务社工的介入,看似帮患者解决了家庭问题,其实也是解决了医疗问题。
  医学模式由“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心理-社会模式”的转变,这句话喊了20年,直到医务社工在医院的一系列实践,这种转变才开始。
  中国医院协会医务社工和志愿服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党委书记季庆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我国医务社会工作的发展顺应了医学发展的需要,亦回应了患者及其家庭的需求,医务社会工作者在医疗环境中亦是相当重要的角色。
  据介绍,湖北省医务社会工作从2018年开始全面启动,目前共有35家医院成立了社工部,每家医院多则配备了七八名医务社工,最少则一名,大部分是三四名,从需求层面上来说,还远远无法满足。但是,只要动了,剩下的只是步子快慢的问题了。
  【编辑:贺方程】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友情链接